遇难触动不了驴友神经,5年四十五位失踪或去世

2019-08-31 10:57 来源:未知

图片 1
户外运动已经成为都市人群健身首选之一

图片 2

  “强驴”之死

出发前驴友携带了大量的出行必需品。苗洪涛供图

  任何挑战都是有原因的,任何勇敢也都应获得赞许,但个人的勇敢挑战,让诸多救援队员冒险上山搜救,让更多驴友和陌生人关注、牵挂,就是公众大事。有驴友在网上留言说,无论是水平多高的驴友,都不要过于冒险进行户外旅行。否则出了状况,就不是涉及个人的偶发事故。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 董振杰)位于秦岭山脉海拔最高的鳌太线,是不少驴友心中的向往征服之地。2012年至2017年5年间,至少有46名驴友在此失踪或死亡,但仍有不少人对此趋之若鹜。今年5月29日,陕西省森林公安局第二分局对带领驴友进行穿越的人员做出处罚决定,责令当事人改正违法行为,并对其罚款3000元。当事人郭某成为首个因为带人穿越鳌太线而受到处罚的当事人。而有驴友表示,当年徒步穿越鳌太线,他提前进行了两年的准备,不建议驴友私闯死亡之地。

  王喜平经常会在夜半忽地惊醒,在黑暗中一把抓起电话,看有没有未接来电;下床检查手机电池是否正常充电。实在憋不住,就会直接打电话询问办公室值班人员:有没有接到驴友的求助报警,各项安保措施是否处于备战状态。

  带领驴友鳌太穿越 村民被罚3000元

  每每接到驴友遇险的电话通知,王喜平都会努力稳定自己的不安情绪,面对地图上太白山的崇山峻岭自言自语道:“局长可以不干,事情一件也不敢出。人命关天,摊在谁家,都会受不了!”

  据陕西省林业厅官方微信介绍,近年来,部分户外运动爱好者擅自开展“鳌太穿越”活动,随意进入陕西太白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核心区,严重破坏了自然保护区脆弱的生态环境,并引发多起人身伤亡事故,造成了不良的社会影响。

  “胆小局长”眼里的“驴友圣地”

  据统计,从2012年至2017年夏季,“鳌太线”已累计走失、失踪、死亡驴友多达46人。

  王喜平如今集宝鸡市太白县政协副主席、招商局局长、生态休闲产业办公室主任和生态产业管委会主任诸多官衔于一身,但在官场却以“胆小局长”而闻名。不熟悉他的人笑称,那是王做了大半辈子历史老师的文人遗风;了解户外运动在太白山近两年风起云涌的王喜平身边的人,则会解释王的胆小紧张表现,全是接二连三发生的驴友遇险,愣是将王吓出了“后遗症”。位居招商局、生态办一把手的王喜平,心生胆怯事出有因。由于特殊县情,宝鸡市太白县一直未设旅游局这一职能部门。但王喜平其实身兼全县招商、旅游、生态保护职责于一身。在外县同行看来,其角色相互掣肘。然而,令王颇为尴尬的,不仅如此。

  但是,仍有不少户外运动爱好者抱着侥幸心理,擅自开展“鳌太穿越”活动。

  从太白县城出发,经鳌山穿越太白山的鳌太穿越,全线全年大部分时间被浓雾笼罩,难见群山真面目,而且整个穿越行程常常可让游客经历四季的变化,驴友们对于这块原生态风光的痴迷向往,在穿越中都能全部得到满足。驴友圈公认,要想从一个新驴成为真正的强驴,并在众多驴友当中树立江湖地位,鳌太穿越无疑是含金量很高的“硕士毕业证”。

  2018年4月26日,太白县咀头镇塘口村村民郭某带领驴友从塘口村龙王河鳌山入山,历时5天,途经盆景园、水窝子、2800营地、西塬、东塬等保护区核心区,最终到达拔仙台实现了“鳌太穿越”。

  鳌太穿越吸引驴友的魅力所在,还因其在长时间穿越无人区时,无法得到外界补给,同时驴友尚需翻越10多座海拔在3400米以上的高山雪原,这些都给寻找户外运动刺激和挑战的驴友们,带来了无限憧憬。王喜平解释道,鳌太穿越太白线路,更是全国众多驴友心中向往的圣地,强度系数、难度系数、风景系数在国内都是首屈一指。

  在途经小文公接待站时,被太白山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工作人员发现,遂报至陕西省森林公安局第二分局太保派出所开展调查。

  而每次驴友在太白山遇险出事,求救电话都要转接到招商局、生态办一把手的王喜平那里。王苦笑道,太白山最高峰在太白县境内,山顶的求救信号即使在紧挨的眉县,也会飘到太白县境内,砸在自己头上。

  经太保派出所调查查明,郭某自办农家乐,主要客户为户外运动爱好者,太白县有关部门也要求郭某在开展营业的同时配合劝返未登记备案的户外运动爱好者,并在他营业的农家乐门口张贴了“通告”。然而,4月26日郭某没有经受住利益的诱惑,在明知其行为违法的情况下,擅自带领户外运动爱好者入山,开展“鳌太穿越”活动。在调查之初,面对民警的询问,郭某并未认识到自己行为的严重性,甚至不承认自己违法,不愿意配合调查。但是经过民警耐心的宣传教育工作,郭某最终承认并如实陈述了自己的违法行为。

  “强驴”牧野魂断鳌山

  5月28日,太保派出所向陕西省森林公安局第二分局呈报处理意见,第二分局于次日做出处罚决定:责令郭某改正违法行为,并处罚款3000元。

  今年4月22日下午1点多,王喜平和太白县公安局就相继接到求救电话:有驴友在鳌山遇险,请求救援。此前的4月10日,网上贴出了太白县驴友牧野的鳌太穿越召集公告。一周后,来自河南信阳、宝鸡岐山、太白县的4位驴友和2名太白山当地向导和背工,从太白县塘口村沿小道攀至海拔3400多米的鳌山,继而向东沿秦岭主脊向太白山主峰海拔3767米的拔仙台行进。

  此案是太白山自然保护区管理局联合陕西省森林公安局第二分局,在打击非法“穿越鳌太”线热点问题方面的首起案例。

  事后得知,网名叫牧野的一行驴友们,在4月20日行至鳌山东部的乔麦梁地段,遭遇暴风雪,山顶气温骤降到零下二十多度。面对不期而至、席卷鳌山的大风和暴雪,无法前行的6人只能就地扎营,静等气候能好转起来。

  第二分局的处罚决定严格遵循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保护区条例》第三十四条以及陕西省林业厅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保护区条例》规定的林业行政处罚自由裁量权细化指导标准的规定,认定事实准确、法律依据完备、处罚力度到位,对未经批准进入自然保护区穿越“鳌太线”的违法行为形成了有力的震慑。

  最为不妙的是,体重80公斤身体素质一向很好的牧野,感觉头脑眩晕,意识出现模糊,并开始出现剧烈的咳嗽。第二天,牧野的情况非但没有好转,反而咳嗽加剧,还新出现了呼吸困难。土生土长在太白县的牧野,直到最后一刻也没有预料到,在自己家门口的太白山上,还会发生足以瞬间毙命的高原反应。

  鳌太穿越 被誉为“行走在中华龙脊”上的探险

  六人商议后决定结束穿越,果断选择返回,将第一要务确认为护送牧野尽快下山救治。然而一切都太迟了。

  据记者了解,鳌太线是一条纵贯秦岭鳌山与太白山之间的线路,也是秦岭山脉海拔最高的一段主脊,被驴友誉为“行走在中华龙脊”上的探险。

  4月21日接到求救的太白县户外协会派出6人救援小组,连夜上鳌山,22日上午救援队抵达牧野他们的宿营地药王坪附近。

  鳌太穿越是指纵贯鳌山--太白山这一秦岭主脉的穿越线路,两山之间的直线间距为46公里,实际徒步穿越行程最为150公里左右,整个穿越中,海拔高度也由起点太白县的1740米上升至鳌山标志塔3475米,经太白梁3523米最终到太白山主峰拔仙台3767米,用时6~7天,大部分行走在无人区,路途共要翻越17座3000米以上的高山,是秦岭山区最为原始和最为自虐的顶级穿越线路之一,是中国最艰难的五大徒步线路之一,也是众多驴友向往的圣地。

  4月23日上午11时,救援二组经过5个小时的急行军,与受困的驴友和救援队会合。大家再次看到牧野时,发现他已经永远停止了呼吸。

  鳌山到太白一线,为秦岭山脉海拔最高的一段。鳌太区域气候比一般高山地区更复杂且多变,一天有四季,常年出现狂风、大雨、冰雹、暴雨、浓雾、冰雪等恶劣天气,由于是属于第四纪冰川遗迹地貌。

  遇难者触动不了驴友的神经

  因其海拔高、攀登难度大,气候环境恶劣,昼夜温差较大,无人区较长,7天的负重,给原本事故不断而又没任何安全设施和安全标志的穿越埋下了更大的安全隐患,为此鳌太线也被驴友称之为死亡线路。

  “户外运动的风险是常人无法想象到的。户外救援面临异常环境,往往爱莫能助,唯留遗憾。”太白县生态办副主任高宝宏曾和公安局副局长李锋作为搜救牧野的救援队带队领导,目睹救援牧野的整个过程。高宝宏回忆起牧野的猝然离世仍扼腕叹息。他说一次次搜救的艰难经历,留给他最多的是惧怕和无奈。

  2017年5月4日,太白山曙光救援支队接到了一名云南驴友打来的求救电话,称一行8人在穿越鳌太时有3名队友在大爷海与其他人走散失联。曙光救援队分两次共派出9名队员上山搜救,但遗憾的是失联者中有两人不幸遇难。

  在救援小组将牧野绑在担架上往山下抬的时候,身边不时有面朝山顶,顶着大风和积雪前行的驴友。他们沿着牧野遇险的足迹逆行而上,坦然的眼神充满渴望,全身毫不畏惧退却之色。这些被称为“强驴”的来自全国各地的登山爱好者,此行的理想就是为了一圆鳌山探险的美梦成真。牧野遇险的噩耗,并没有让这些“强驴”们望而却步。

  2018年4月16日,陕西太白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陕西省森林公安局第二分局发布禁止鳌太穿越的公告。

  今年大年初四,王喜平带队进行另外一次遇险驴友搜救任务时,发现露宿在太白山的鳌太穿越团队就有15支,每队最少都是15人。王喜平说尽好话劝他们下山,但没有一个团队表示要放弃的。王喜平用红蓝铅笔在地图上太白山的位置画了一个大圈,然后面对记者回忆道:这些驴友均信心百倍地表示“你就不理解我们进山是干啥来了?我们的目标是前方”。

  9人登山队用时6天穿越 提前两年准备

  “这还是冬天呀,在内行驴友看来,是鳌太穿越的禁忌时段。那么夏天的人数你敢想象!”坐在椅子上的王喜平说到此,向后伸直身子,捏着手机的右手直捶太阳穴位:“无知者无畏呀!想起这些呀,哎呀,我就头大。”

  徒步探险爱好者“华子”告诉法制晚报•看法新闻,他虽然没有走过鳌太线,但这条线路也是自己向往的目的地之一,对此也经常进行关注。

  “我如果要穿越鳌太线,必须提前两年开始做准备。”华子说,穿越这样的死亡线路,必须在心理上以及身体上都做好准备,比如提前锻炼身体的适应能力等,以及做好各种思想应对储备。

  和华子一样,中国登山协会初级户外指导员苗洪涛也是一名徒步爱好者,苗洪涛说,他今年42岁了,从事户外工作,也进行了多次的探险之旅。他曾经于2016年6月8日起用时6天,和其他八名驴友一起穿越了鳌太线。

  “为了走这条线路,我用两三年的时间来做准备工作。”苗洪涛说,自从知道这条在国内驴友中口口相传死亡率最高的线路之后,他经常在网上浏览相关的帖子,从其他驴友的经历中获取经验和教训,而自己在出发前也专门做了一个计划书。“我们一行九人在去之前,都找地方事先进行了相同强度的拉练。”

  2016年6月8日,他和其他八名驴友带着帐篷、食品、药品、水等开始了艰难的穿越之路。“这个地方特别偏僻,荒无人烟,大山之内峭壁林立。”苗洪涛说,山上3000米以上的高海拔地区多变的气候让人不寒而栗,刚才还是朗朗晴空,一会儿就可能出现狂风暴雨,气温瞬间会下降十多度,山脊之上没有露营地,人在淋雨状态下两三个小时之内就会“失温”,继而出现其他危险。“这个地方之所以死亡率高,是因为救援的难度太大,穿行之地手机大多没有信号。如果一个人出现了受伤等意外,等向他人发出求救信号,救援人员赶到地方需要一两天甚至更久,然后回途也需要一两天。可能救援人员赶到时,受伤者已经死亡。”

  苗洪涛说,进行这样的户外探险,对人考验最大的是失温、迷路、高原反应,甚至有的领队也难以避免出现高原反应的情况。“当时我们一行淋了大半天雨,如果不能及时赶到露营地,那就会非常危险。当地的石海(碎石堆)比较多,如果一不小心就会出现崴脚的情况,有可能会摔倒受伤。而且还要经历一段悬崖,悬崖容易产生滑坠。”

  六男三女一行九人,制定穿越计划之后,每天必须到达预定的地点,进行露营休息以及补充饮用水。“男士的负重大约二十七八公斤,女士的负重相对轻一些。”苗洪涛说,旅游外出探险时一定要做好各种准备,比如说提前想到遇大风、大雪、大雨等各种情况如何应对,他不建议驴友独自出行,“我一个人肯定是不会进行这样的户外探险的,独驴(单独出行者)、倔驴(脾气倔强的驴友)出事的概率很高,比如10多天前在北京凤凰岭就走失了一名女驴友,到现在也没有任何消息。”

图片 3

鳌太线的穿越之旅。苗洪涛供图

图片 4

被罚款3000元的郭某指认登山入口处。陕西省林业厅供图

图片 5

警方工作人员正在对驴友进行劝返。陕西省林业厅供图

图片 6

一处露营地烟雾弥漫。苗洪涛供图

图片 7

山上布满了白云,伸手可触 苗洪涛供图

图片 8

正在穿越山脊 苗洪涛供图

图片 9

路上随处可见悬崖峭壁。 苗洪涛供图

本文来源法晚快讯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新葡萄京网站发布于澳门新葡萄京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遇难触动不了驴友神经,5年四十五位失踪或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