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克奇重回大满贯舞台,塞黑老姑娘多克奇重返

2020-03-01 11:40 来源:未知

时隔八年,手持外卡参赛的澳洲女将伊莲娜.多克奇在澳网连闯三关,晋级八强,创下个人职业生涯澳网单打最佳战绩。如此表现让人们似乎看到了昔日的天才少女,同时关于这位塞尔维亚出生在澳洲长大的球星,其当年的是是非非也再次成为话题。

上周末,前世界排名第4的天才少女多克奇四年后重返澳大利亚,而她那性格暴躁的父亲则没有和女儿在一起。塞黑少女多克奇准备以澳大利亚球员的身份,希望能获得一张外卡,参加明年1月举行的澳网公开赛。在摆脱父亲的控制后,多克奇要重塑自己的网球事业和人生。

多克奇重返大满贯舞台

多克奇要代表澳洲参赛

澳网前,多克奇的排名仅为187位,凭借组委会发放的外卡才得以进入正赛。虽然她的世界排名曾经也高达No.4,但很长时间以来,没有人会相信曾患抑郁症的多克奇能够重返大满贯的舞台。

和11年前做为一个四人家庭中的一份子从战乱中的前南斯拉夫跑到悉尼避难不同的是,这次多克奇是一个人回来。她抵达澳大利亚墨尔本后说:“我现在回来还有一点紧张,但是我很高兴这是我自己的决定。也许以后的道路会很难,也不是所有人能接受我的决定,但是我终于回到澳大利亚了。”

澳网女单首轮,带着全场观众的期待与呐喊,多克奇苦战三盘,以6-2/3-6/6-4战胜奥地利姑娘帕斯泽克。这是多克奇自从1999年之后,在澳网取得的首场单打胜利。

多克奇计划参加本周在墨尔本举行的澳大利亚网球训练营,胜者将获得06赛季澳网比赛的一张外卡,除此以外她还计划参加奥克兰和堪培拉的WTA巡回赛。在多克奇回归之后,澳洲网协主席、澳网赛首席执行官、澳联合会杯队长、著名教练托尼.罗切都表示了欢迎。

第二轮,多克奇出现在罗德.拉沃尔中央球场,面对赛会17号种子俄罗斯美少女查克维塔泽,多克奇的表现相当出彩,经过三盘鏖战,以6-4/6-7/6-3取得胜利。

多克奇日前也曾表示说:“我是一个澳大利亚人,我希望可以重新代表澳大利亚参加比赛。以前的那些事情我控制不了,也不是我做出的决定。然而这次回来却是我自己的决定。我以前就想着回来,但是有点担心会受到什么样的招待。大家都会有自己的想法,我不知道对我是积极还是消极的,我欠澳大利亚人民很多东西,但是我属于澳大利亚。”

在第三轮比赛中,多克奇的对手是上轮淘汰了伊万诺维奇的俄罗斯猛将克雷巴诺娃。结果,多克奇以7-5/5-7/8-6击败对手,晋级澳网八强。从决胜盘8-6的比分中,不难看出整场比赛的艰苦。

多克奇反复表示希望能够代表澳大利亚参加联合会杯。多克奇持有塞黑和澳大利亚双重国籍,她无需重新申请澳国国籍。而根据国际网球联合会的规定,多克奇可以代表澳大利亚参加大满贯和其他赛事。

多克奇为年轻的过去道歉

多克奇世界排名曾一度达到第四位。

在取得这场大胜后,多克奇首先想到的不是享受成功的喜悦,而是为自己年少时犯下的错误向澳洲民众表达歉意。“我很抱歉自己在过去的种种行为。”多克奇说道,“我知道在那段时间里我变得很难相处,现在我为此向所有人说一声对不起。”

天才少女成昙花一现

虽然多克奇向全场球迷道出了多年来对澳洲民众的愧疚之情,但看看在比赛期间全场观众为她的每一次得分欢呼时,她就该知道道歉其实没什么必要。“当我在场上,我感受到球迷的支持是巨大的。”多克奇继续说道,“对我来说,欢呼声甚至有那么一点太大了。”

22岁的多克奇虽然是塞黑人,但却在澳大利亚长大,这个颇具传奇色彩的天才少女在她短暂的职业生涯中可谓大起大落,15岁出道时,她便与菲力普西斯合作,夺得霍普曼杯混双冠军,此后,初出茅庐的多克奇居然在温网第三轮直落两盘挑落当时排名世界第一的辛吉斯。

下轮,多克奇的对手将是萨芬娜,三轮比赛场场打满三盘的多克奇表示会放手一搏:“我将和一个世界排名2、3位的姑娘打比赛,她或许能在这项赛事后成为世界第一。这将真的是场没有压力的纯粹的比赛,即使我输了也不会是什么冷门。我将挑战世界第三,我很想看看面对她我能到做些什么。”

17岁前的多克奇堪称年轻一代女网选手中的第一高手,但由于一直受到“父亲”的影响,多克奇的辉煌成了昙花一现,天才少女演变成了“问题少女”。

神经质的父亲拖累女儿

在四年之前,多克奇闯入了法网的半决赛,世界排名也一度达到第四位,然而自从那以后,这位天才少女逐渐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如今,多克奇重新回到澳大利亚的怀抱,没有教练、也没有球拍和球衣的赞助商,世界排名第349位的多克奇必须从零做起。

多克奇出生于塞尔维亚,10岁起移民至澳大利亚长大,她的排名曾高达世界第四,当时也被很多人认为是女子网坛最闪耀的明星之一。她共获得过五个冠军头衔。在2000时,年仅17岁的多克奇闯入温网的半决赛,可谓前途无量。但在那之后,她的职业生涯急转直下,父亲达米尔.多克奇一系列出格的行为被认为是她成绩滑坡的直接原因。

多克奇已经许久没有参加比赛了,在这几年里她饱受伤病和家庭问题的困扰。“我现在还不能像以前那样打球,但是最近我已经开始了艰苦的训练,尽管我知道重新复出并不容易,但是这对我有利无弊。”

2001年澳网,达米尔称女儿的签表被组委会恶意操纵。于是他带着全家,其中当然也包括伊莲娜,回到了塞尔维亚,从此再也没有踏上澳洲的土地。

多克奇接着说,“我并没有希望可以战胜哪个选手,谁也不知道从我这里可以得到什么期望,包括我自己。但是对我来说这已经足够了,我对现在的生活感到非常的快乐,并且已经迫不及待的希望可以重新回到我以前的高度。”

澳门新葡萄京网站,达米尔古怪的行为并非只这一次,2000年美网,他因鲑鱼饭的价格太高而辱骂工作人员,被组委会驱逐出赛场。他也曾因为温网上碾碎一个记者的电话而登上报纸头条。最过分的是,达米尔一度想要绑架自己的女儿,声称伊莲娜被澳大利亚人在克罗地亚和梵蒂冈人的帮助下洗过脑。

父亲作为教练一手培养多克奇走上了网球之路。

多克奇上周承认,父亲的举动完全摧毁了自己,就在处于职业生涯巅峰时,她患了严重的抑郁症,体重直线上升,成绩一落千丈。

父亲兼教练让她难以承受

父亲盼父女和解

和格拉芙及卡普里亚蒂等网坛女明星一样,多克奇也是在父亲的一手培养下走上了网球之路,但她同样受到了父亲行为不检点的负面影响。作为教练,多克奇的父亲将女儿带上了温网四强的巅峰位置;但他在女儿心头投下的心理阴影,也是多克奇才华早早泯灭的重要原因。

时隔八年,在接受墨尔本的《先驱太阳报》时,达米尔终于说出了自己长久以来不愿意说出的事实:“2001年澳网,伊莲娜的签表很糟糕,他们没有为她做任何事。我很生气,非常非常的生气,所以我就决定退出澳网回到塞尔维亚。这是我最大的错误。”同时,他表示要向女儿道歉,称自己过去的行为险些葬送了女儿的职业生涯。他还表示,伊莲娜能进入澳网决赛,他将亲自赶赴墨尔本,为女儿加油助威。

2000年温网,多克奇父亲在和一位记者的冲突中将后者的手机摔烂;当年的美网赛上,他因为嫌餐厅的三文鱼份量过少而当众撒野,结果被禁止出现在任何巡回赛事达半年。这位老爸还一向口无遮拦,他曾大曝女网赛场至少有一半以上的选手都是同性恋。老爸的举止让多克奇在球场上表现不佳,2000年温网半决赛,多克奇在输掉比赛后蜷缩在更衣室里,不敢看一眼因此气急败坏对她横眉冷对的父亲,这一幕曾经让当时的一位主裁判至今仍然记忆犹新。

但父亲一系列出格的举动深深伤害了多克奇,当被问到是否知道如果能进决赛,父亲将来现场为她助威时,多克奇冷漠地说:“我对此并不期待,我们没有任何联系。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这件事,这是他的决定。我们真的很不同,在几乎所有事情上都有分歧。”@*

目前,多克奇已经不再和老爸讲话,与老妈也仅仅是偶尔打个电话见个面而已。2001年,正是因为老爸的命令,多克奇退出了澳网比赛,当时她的老爸无端指责澳网官员舞弊。这4年来一直与男友一起住在克罗地亚的多克奇认为,是老爸让她的职业生涯跌至了谷底。

回忆起在老爸身边受到的体罚和精神折磨,多克奇说:“那些事情让我很难过,不堪回首,我真的受够了,如果你每天训练长达10个小时,你当然不会开心,你打比赛也不会有好的状态。刚开始的时候,我还小,只能忍受,但最终我还是向父亲说了‘不’。事实上,如果他仅仅是一个教练也就罢了,但他还是我的亲人,这让我难以承受。”

2000年1月澳网公开赛上,多克奇和父亲在一起。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新葡萄京网站发布于澳门新葡萄京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多克奇重回大满贯舞台,塞黑老姑娘多克奇重返